陵越相关存文自留地

若有再世(1)

一个多时辰后,元凌的情况总算稳定下来,暂时昏睡了过去。

采倩红着眼圈打了盆水进来,只有姚堃走过去,淡定地把手浸进清水里,慢慢仔细清洗。

元澈和爨宏之前替姚堃托人喂药,此时两人都沾了一手的血迹,愣愣站在床边发着呆,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直到水换了三盆,确认指甲的每一处缝隙都清洗干净了,姚堃直接把沾了血迹的外衫脱下来,才用干净的布巾擦了擦手,走到桌边坐下,替自己倒了杯茶。

“他这次伤势发作……和在门外跪了一日一夜那个人有关吧?”喝了口茶之后,他又吹了吹杯中的浮沫,终于慢条斯理地问。

爨宏仿佛这才突然回了魂,转头看姚堃:“什么跪了一日一夜?”

他来晚一步,刚好错过了。

元澈沉默着,一时没有答话。

采倩又换了盆水进来,爨宏和元澈这才过去洗手。

于是姚堃依旧慢条斯理地放下杯子,等他们洗完了,抬眼看向元澈:“当时我花了三个月把他从鬼门关里拖回来,接着又花了一年多调养他的身体……结果昨晚这一跪,现在一切都白费了。我对你们以前发生的所有事情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如果今天这样的情形再来几次,就算大罗金仙下凡也没办法让你四哥多活几年 。”

言下之意:很多事情,作为姚堃这个人他真的不想过问;但是作为一个大夫,他必须要问清楚。

元澈垂下眼,又沉默了片刻:“我并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该从何说起。”

姚堃扫了还一头雾水的爨宏一眼,抬抬下巴,示意他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来。爨宏终于走过去,盘腿坐下老老实实等着听前因后果。

“我四哥身上的毒……是我五哥下的。”

结果元澈一开口,就让他们无言以对。

“当时正在交战中。所以四哥才用内力强行压制着,并且一直拖到了回京。”

中间元澈省去了很多细节,但是爨宏和姚堃结合他们救回元凌当时的情况,猜也能猜出个大概。

“老子王八儿混帐。”爨宏意义不明地冷笑一声,下了个简短的结论。

——朝中的皇帝老子忌惮这个战功彪炳的儿子,担心他谋朝篡位,于是睁只眼闭只眼……或许还明示暗示过,让跟上战场的另一个儿子找机会除掉他。

于是这个没出息又贪心的儿子——就选择了阵前下毒。

战事接近尾声时,主帅战死副帅顶上,既除掉了眼中钉,又能独揽战功,简直两全其美。

“倘若战局中突然失了主帅,再如何有利的局面,也可能突然逆转。所以四哥中毒的事,当时只有我和他知道,连我五哥也被骗了过去,惊疑不定以为四哥提前觉察了他的意图,早有防备。”

再后来,朝中的老子和下毒的儿子通过消息,暗的不行,那就换明的了。

所以元凌战后回京的路上,突然一道圣旨下来,要他回去解甲领罪。

而元凌昏迷前下的最后一道命令,就是无论发生了任何事,让玄甲军不许妄动。

——无论生死,他首先需要保护的,是他帐下数十万玄甲军的安危。

再后来,例行过来骚扰元凌的爨宏听到了四皇子谋朝篡位的消息大吃一惊——原本只是想先找元凌问个清楚,去了之后却发现,大军主帅的马车里元凌已经毒发垂危昏迷不醒,于是才有了那一出李代桃僵。

“跪在外面那个……是四哥的一个旧部。父皇怕玄甲军因为四哥的死迅造反,所以暂时让他做了镇南大将军仍然统领玄甲军,暂时安抚着。他是少数知道爨宏和四哥有交情的人,找来这里之后又见到了我,所以才确定四哥并没有死,想见他一面。”

爨宏和姚堃对视一眼:“可是他一旦知道了……离你们那个皇帝老子知道,也不远了吧?”

元澈低下头,微微点了点。

爨宏却还有一个问题想不通:“儿子文武双全战神托世,正常的老子不是更应该宠爱有加吗?你家老子为什么一定要你四哥死?难不成你那些废物兄弟里还有比你四哥更能干的?”

这回元澈沉默了挺长时间:“其实……父皇应该是害怕我四哥的。据说,曾有父皇宫中的宫人讲,他时常夜里做梦,都高喊着四哥的名字,让四哥不要杀他。”

“为什么?”这回,连姚堃都跟爨宏一起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因为……”元澈垂眼,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四哥并非父皇亲生。”

姚堃“霍”地站起来,面无表情扔出一句:“当我今天什么都没问过。”转身就往外走。

——他只是个大夫,一点也不想知道魏国这些狗皮倒灶的宫闱秘辛!

爨宏则在他还没出门的时候就一旋身笑嘻嘻窜了过去,拽住他的腰带,硬生生又把人拽了回来。

“既然不是亲生的,那今后对付起来更不用担心了。我知道你四哥担心什么……他怕连累我们。一会儿等他醒了,你就告诉他——反正我们都已经被他连累了,他的人我都带回来了,现在想抽身也晚了。那就让他好好地努力地给我活着……我建宁郡连梁国都不敢动,就是因为这里地形复杂遍地山林瘴气,且民风剽悍多擅用蛊。即便他身体不能恢复今后不能亲自上战场,他还有脑子呢!我爨氏的地盘,今后就交给他守着了——不管梁国魏国,多少人来,他就得带着我爨氏的人马灭掉多少!”说到最后大手一挥,既草率无赖又不容更改,就此盖棺定论。

这下连姚堃都有些无语了……这个未来的土长继承人,还没坐上那个位子,就毫不犹豫的把全族人都卖了。

于是突然就有一个问题很想知道答案:“当年你初见元凌的时候,到底他是投了你的什么缘,让你一定要死皮赖脸的缠上他?”

爨宏闻言,猛地停下脚步,呆住,仿佛也是第一次认真思索这个问题。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之后,他终于摸了摸下巴,缓缓抬起头:“大概是因为……脸?”


【未完待续】

评论(15)
热度(91)

© 自留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