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越相关存文自留地

灰烬

00的坑暂时先放一放,果然又成功的被时樾哥哥截胡了【

顺便,不要被题目吓到,并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意思。

照例,粮食


引子

两架超级巨嘴鸟忙着用火箭和机关枪扫射航站楼、塔台等目标,等发现刘子光这几辆抱头鼠窜的汽车时,已经晚了,但一架战斗机还是摇摇翅膀飞过来扫射了一通,火箭弹击中了机场宾馆大楼,所有的玻璃都被震碎了。

胡清淞的湾流G550专机,在机库里老老实实的停着就遭到了灭顶之灾,机组人员见到刘子光他们的时候,脸都吓白了,纷纷要求保证他们的安全,只有机长愤然道:“为什么不反击,我们的战机呢?”

刘子光解释道:“米格机的飞行员被打死了,一架飞机也被摧毁在跑道上,我们没有力量反击。”

全场沉默。

突然有人很低地应了一声:“我上。”

众人“唰”地回头,发现说话的竟然是跟着赵辉胡清淞来的一个随行人员,据说是他们的朋友,一路都很低调,刘子光之前也没有多问。

这人摘下一直架着的墨镜,一身剪裁合体的修身西装,气质清冷,刚才的夺命狂奔之后也没显出多少狼狈。当然,最扎眼的,还是他那张和眼前一群牛鬼蛇神完全格格不入的精致长相。

刘子光知道不该在这种时间场合笑,但脑子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笑了出来。后面几个端着枪的俄国佬雇佣军更是直接嗤笑出声,充满了对不自量力小白脸的不屑。

刘子光指指外面,衬着飞机的轰鸣和炮火声,示意:“现在我们随时可能被炸死,这可不是飞行游戏。”

不是他看不起这位,而是他在这人身上,看不到一点刀口舔过血的杀伐戾气……上没上过战场,就像开没开过刃的冷兵器,那绝对是两个世界的东西。    

然而这位定定回望刘子光一眼,目光笃定沉稳,竟然反问:“你们想死还是想活?”

问得刘子光一愣。

很少有人能用这种语气跟他讲话。

不由回头看赵辉。赵辉沉吟几秒,最终冲他微微点头。

“你们谁送我过去?”这人完全没有废话,又接着问。

刘子光最终看了看贝小帅,贝小帅会意地跳出来,两人跨上了一辆摩托车,离弦的箭一般冲出去,撞破玻璃落在外面的路上,没有丝毫的停顿,向机库方向狂奔。

摩托车目标小,速度快,没有立刻引起战斗机的注意,但是行驶到一半的时候,终于被一架超级巨嘴鸟发现,战斗机猛扑下来,弹雨打在摩托车周围,贝小帅咬紧牙关,迅速转弯躲过了一截,最终顺利冲进了机库。

片刻后,米格21以骇人的速度冲出机库,喷气机起飞时巨大的轰鸣顿时引起了两架超级巨嘴鸟的注意,他们迅速调转机头飞来,机关枪火箭弹齐发,而此时米格21还在跑道上滑行,就在这个最危险的时刻,航站天台上忽然响起了枪声,那挺被打掉的高射机枪再度打响。

两架超级巨嘴鸟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搞得措手不及,稍一分神,米格21已经腾空而起,银色的身影在阳光反射下,如同长空利剑一般炫目。

宾馆大楼内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张大了嘴,被这起飞姿势折服了,就算胜负未分,这真人不露相的——也太风骚了一点!

“这位……到底什么来历?”刘子光又问。

赵辉没有说话,只是向那边抬抬下巴,示意他们接着看。

——米格机下射出一道火舌,一架超级巨嘴鸟凌空爆炸,化成一个绚烂的火球。接着米格又大角度起飞的瞬间就甩掉了副油箱,升空之后立即扭头咬住了巨嘴鸟的尾巴。

这位开起飞机来和他的长相气质完全是两个世界,那种爆发式的狠戾与不顾一切,带着股长久压抑痛苦磨砺之后的勇往无前,冷静得近乎冷酷,却又悍不畏死。

米格21猛的向对方运输机发射了空对空导弹,几秒钟后,C130化作了一团火球,飞机连同机舱内近百名精锐伞兵全都化作了长空中的一缕烟。随后米格21在空中翻滚着调了个头,扑了过去与敌方的无人机擦肩而过时,用机翼险之又险地拍了对方一下——

捕食者无人机当即失去了平衡,一头栽进茫茫南大西洋中。

“他……叫时樾,曾经是蓝天利刃最优秀的学员。”

又是片刻后,赵辉望着空中那架米格21,忽然喃喃地说。

“曾经?”刘子光反问,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两个字。

“嗯,曾经。”赵辉回答。



这一片后现代工业风的商业文化街区,主街靠里的右边,有一家酒吧。

酒吧有个颓废得非常契合现代人那点无病呻吟装逼心理的名字,叫“灰烬”。

门口的店招占据了几乎快半面墙,是个刻意被烧得有些残破的大灯箱。灯箱上除了仿佛带着零星火舌的酒吧名字,整个背景都是层层叠叠的纸雕,在明暗光影中勾勒出一个幽幽深深几乎望不到头的破败长巷。

“嗯,有故事——好像当年我们江北四大天王天天跟人抢地盘的时候,经常提着板砖埋伏堵人的那条巷子!”

背着手站在店招前面欣赏了半天之后,以旅游的名义跑来京城找刘子光蹭吃蹭喝的卓力,最终下了这么一个结论。

刘子光连白眼都懒得翻,率先转身进了酒吧。

大门的边框也有些被火燎过似的人工做旧,后面的贝小帅啧啧地顺手在门框上摸了摸,跟在刘子光身后穿过灯光暗得只能勉强看清人影的一截走廊,一边努力东张西望:“我打赌,这家酒吧的老板一定是个很会装逼的……诶,光哥,你到底带我们来这家酒吧干嘛?”

“喝酒。”刘子光懒得跟这两个土鳖废话。

找了个角落坐下,贝小帅毫不客气的点了几瓶洋酒,卓力还大呼小叫的问人家要茅台,两个人闹腾出了二十个人的动静。刘子光眼也不眨地陪着他们开喝,直到赵辉也带着几个狐朋狗友赶过来,再度展开新一轮的扫荡式灌酒。

最后,所有人都七倒八歪地瘫在了沙发上。

只有刘子光面不改色地端着一只玻璃杯,坐在椅子里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到有人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们都喝多了?”

刘子光闻声抬起头。

光怪陆离的酒吧灯光下,依旧是剪裁合体的修身西装,依旧是不高不低的声音。

“你叫……时樾?”当时赵辉是这么说的。

“这里的老板之一。”时樾公式化的笑了笑。

“我叫刘子光。”刘子光分外直接的打量他,也不打算掩饰,自己就是为了他来的事实。

“我知道,我还记得你。”时樾毫不在意的任他打量。

看他良久没有下文,时樾接着问:“你来找我做什么?你们又有任务要出?又缺个开飞机的?”

刘子光喝了一口酒,还是没有说话。

其实他有些走神——

想起了当时米格21降落的时候,座舱盖缓缓掀起,露出了机舱里满脸是汗的时樾,闭着眼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泛着严重体力透支的不正常潮红。

当时谁都能看出来,他是真的在拼命。

但又好像……并不是单纯的拼命。

这个人身上,满满的生人勿近气息,与浓浓的故事感。

“交个朋友吧。”刘子光站起身,突然说。

跟这样的人打交道,迂回拐弯根本没用,措手不及直接了当才是不二法门。

时樾一愣。

“我很惊叹,”刘子光一手拿着酒杯,一手做了个轻切的动作,“你开飞机的技术。”

时樾沉默了一瞬,随后笑起来:“那只是为了活命,不得已,我并不是专业的飞行员。”

刘子光挑挑眉,喝光最后一口酒,头也不回地随手把空酒杯抛到了在沙发上瘫成死猪的卓力肚子上:“你觉得我们这群国际流氓谁像专业的?”

时樾再次一愣,定定看了他良久。

最终不置可否地转身离开,只对着迎面过来的郄浩说:“他们今晚点的所有东西,记我帐上。”

郄浩伸头,看到打横瘫在沙发里的赵辉,了解地点点头。

——两人身后的刘子光纳闷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思考自己这是延揽人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这个时樾的身份来历似乎都颇为复杂,连赵辉那边都不肯跟他透露得太详细,只是简单提了几句,说他军校出身但没能毕业,身份复杂,还曾经做过卧底。后来名下也曾有过一间很有名的酒吧跟数间公司还有不少不动产,但最终又全部转让了出去,直到与两个兄弟重新合开了这家“灰烬”。

唯一反复强调的是:时樾和我们这群高级流氓不一样,不太好打交道。

不管了。

刘子光突然在心里狠狠骂了句脏话。

他看上的人,就从来没有过搞不定的。他就不信这个时樾能是个例外!

刘子光右手叉腰抬起头,冲不远处的服务生招招手,服务生会意地出去招来了几辆的士,再帮他把一众醉鬼一个个塞上车。

直到冲着嘴里不知道在嚷嚷什么的贝小帅的屁股飞起一脚,让他老老实实趴在了出租车后座上——

刘子光才转头最后看了门口的店招一眼:

“……灰?草木灰,那可是田里种菜的好肥料。”


评论(8)
热度(75)
  1. 光时自留地 转载了此文字

© 自留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