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越相关存文自留地

未期(4)

“你叫什么名字?”他打量了小胖娃片刻,接着又问。
甩甩头把某些东西甩走,说起这个,小胖娃不由自主地扁了扁嘴。
平时霄河招呼他一般爱用的是:“那只胖萝卜精,滚过来。”
“我叫元宵……”这已经是唯一上得了台面的称呼了。
虽然称呼的来历是某次他们经过一户屠夫门口,听见屠夫叫他家那只已经胖得不成样子,走路连滚带爬的狗回家吃饭——霄河听完后哈哈大笑,很恶劣地叫了三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于是他又笑了,微微偏着头,看着这只白胖的元宵露出脸颊上一个小小的酒窝。很浅,但极好看。
“我叫陵越。”
元宵身体一僵,嘴再一次震惊地张到了最大——这怎么可能!
“怎么了?”陵越不解地琢磨着他的表情,“这名字很奇怪?不是俗家的名字,是跟师尊修行之后,师尊取的。”
元宵猛地回神闭上嘴,急忙扯开话题。
“那个……我……哦,对了!”说完在头上随便拽了一把,再摊开,手心里已经多了几根参须,“我是人参精哦!我的参须很有用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活了几千年了!……哎呀,我忘了,霄河不在这里啊!以前这个都是霄河炼进汤里的……”
“霄河?”陵越倒是敏锐地补捉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名字,“他们说……还有个大人带着你,是你的同伴?他叫霄河?”
若有所思询问的同时,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雾障之外,那个气质清冷定定看着他却一言不发的身影。
元宵一脸惊恐地双手捂住了嘴——这下完蛋了,不小心把霄河给卖了,霄河一定会跺了他做人参糖的!
“嗯?”陵越抬起眼,发出了一个询问的鼻音,玩心忽起,神情中甚至微微带了几分难见的促狭。
元宵悔不当初,干脆扁起嘴罐子破摔。反正都要死,那索性就死个痛快吧:“霄河是个坏脾气的剑灵,脾气可坏可坏了……”
“你很怕他?”陵越继续根据他的反应揣测着。
“嗯。”连你以前都不太敢惹他……
“他也跟你一样,不伤人?”
胖娃重重点头:“他虽然脾气坏,但是个好人……哦不,好剑灵。”
其实后来,在离开了天墉城那些漫长得已经把太多东西洗刷得极度模糊的日子里,霄河杀过很多妖物、随手帮过不少人,甚至有过把身上所有的银子统统扔给逃荒的灾民。
元宵觉得,生性冰冷的霄河其实并不喜欢做这些事,但他也觉得,那是另一个人会做的。
然后陵越又笑了,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安静地欣赏着他各种纠结以及最终陷入回忆的表情。
良久后,元宵突然回过神来,犹豫地拽拽陵越的衣襟,想了想认真问他:“你……可以让我们留下来吗?”
陵越没说话,只是忽然收起笑意,定定回视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元宵以为他打算拒绝,差点扁嘴哭出来的时候,他忽然伸手再度摸了摸元宵的头发,彻底轻笑出声。
“好。”
已经扁起的嘴角突然僵住。元宵短短的头发被连着揉了好几下,才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又被捉弄了,吸着鼻子极端丢脸地破涕为笑。
所以他也觉得,那一笑里透出的隐隐叹息,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午夜时分,霄河面无表情地靠坐在院里梧桐树最粗那根枝干上,一只手架在右膝上,手里缓缓捻着一片树叶。
元宵坐在他对面的枝干上,轻轻晃着腿。
“霄河,他说的师尊,是你讲过那个师尊么?为什么那个人还要给他起名叫陵越?”
“没有什么为什么。”霄河转头,目光却不知停在哪里。顿了顿忽然反问,“你见过有人转世之后,连长相都与前世一模一样么?”
“对、对哦……”元宵后知后觉地瞪大眼,“他身形长相完全都没有变!”
“呵,”霄河收回目光,淡淡一笑意味深长,“他身上的秘密,还多着呢。”
“你是说,他……和普通人不一样?”元宵瞠目结舌,觉得自己那点脑子完全不够用了。
“这里其实是处阴穴,每逢月晦便大开一次,并且日渐滋长——以他目前的修为,只要勤于修炼法力和阴气同时增长,就能一直压制着,虽然一不小心还会多多少少地受些伤……但是,他永远都彻底封印不了。”
“嗯,他手臂上就有伤,我看见了。”
“我用法力探查过,这里原本有过一重封印的……但后来,又被曾经封印的人自己破坏了,然后应该就让他守在了这里。”
“什么意思?”霄河和这些剑仙的世界都好复杂,他永远也搞不明白。
“意思就是,常人是不能住在这里的。他没有亲人,也没有亲近的人,别人更不能留下来陪着他,所以他必须一个人守在这里,并且……要一直这么守下去。”
“一直?”
“到死,或者……”
“不要!我不要他死!”元宵突然大叫一声。
“是啊。”霄河再度淡笑,却又透着无限感慨,还有更多元宵完全读不懂的东西,“不想他死的,又岂止是你?所以有人让他守住这里,也把他困在这里,大概是想尽力斩断他可能会有的牵绊……和……”
最后一句话,霄河没有说完。
“萝卜精,他,和你、和我,和我们遇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不想他重蹈复辙,我们就该远离他。”
元宵咬着嘴唇努力地想了后久,最后才迟疑着,低低地问:“你是说,我不该跟他说我们想留下来……更不该去缠着他?”
霄河一言不发地回视他,很久之后。
“你能忍住吗?”
元宵垂下头,半晌,缓缓地摇了摇。
又是良久的沉默。
霄河终于也仰起头,望向树梢斜斜探入的依稀星河:“我也不能。所以我一直不肯去找他。”
或许不止是他们,别人也不能。
所以紫胤真人,最终还是替他留下了那两个字。
——如果你的轮回中没有了因果,我们每个人都只能是你的劫。
你和我们,应该怎么选?

 

评论(10)
热度(61)
  1. 长安安安安安自留地 转载了此文字

© 自留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