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越相关存文自留地

青山隐隐

无关CP,粮食向,纯粹是想要温暖通透的越越给予一生悲苦的隐隐不一样的人生,善良的人就该有善良的人来陪伴

大概……这会是一个带着霄河、宠物的越隐师徒种田日常?


霄河觉得自己很暴躁。

他其实默许过陵越偶尔捡垃圾回来顺手养着玩——比如那只萝卜精。

虽然严格说来,萝卜精是他自己捡回来的。

但并不代表,他希望陵越把这个毛病传染给萝卜精,然后萝卜精就更奋发向上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挖回来了……

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人。

男人,看起来很年轻,全身上下流动着不同寻常的气息,一头黑发里偶尔夹杂着几缕火焰般的红色。没有呼吸,却又栩栩如生的完全不像一具尸体。

据萝卜精说,他在地底下四处乱窜的时候,由于窜得太过如鱼得水,于是不小心窜进了一座山里某处阵法封印的冰窖里。

按他的说法:“那个冰窖里还有两具髑髅,我一碰就都碎成粉了。只有他,好像还活着一样!”

“这就是你把他搬回来的理由?”霄河屏息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在认真思考如果出手把萝卜精打回原形狠狠栽回泥里的话,陵越会生多久的气。

元宵不知死活地偏着脑袋思考良久,最后认真告诉霄河:“因为他长得很好看,算不算?”

霄河瞪着他,呼吸愈加急促,最终拳头一握——拂袖而去。

陵越走进来,与霄河擦肩而过。

霄河看也不看他,只冷哼。

陵越摇头,莞尔。

“陵越,他真的只是个死人吗?”等陵越走到床前,元宵拽住陵越的衣摆,抬头眼巴巴地问。

陵越看看床上的人,再摸摸他的头顶:“我也不知道。”

“那……我不应该把他弄回来吗?”元宵犹豫一下,脸上浮现出小心翼翼。

“不,你能遇到他,就是你们的缘份。”

“可是霄河不高兴……”

“我把你留下来的时候,霄河高兴过吗?”陵越失笑,反问。

“才没有呢!——他是想把我弄回来给你当补品的!可是你不愿意吃我,就养着我了!”说到这个,元宵瞬间来了劲,张开手臂猛地抱住陵越的双腿,一边说一边就开始蹭,“陵越陵越,你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人!”

陵越微笑着拍拍元宵,示意他放开自己,然后把床上的人扶起来,靠在床边地上盘膝坐好。自己则盘膝坐在他对面,定定打量他良久——终于闭目,指间诀起,阵法渐开。


“他如果再不醒,我就把他扔出去了!”

床上的人渐渐恢复意识,朦胧中听到的第一句话,是这样说的。语气中充满了十足的不耐,像是在为自己的不满找一个发泄的借口。

“陵越费了那么多功力来救他,如果白费了……”衣袂飘动的声音,似乎怒气冲冲地转身看向了什么人,“我就把他扔进乱葬岗给狗啃,然后把你炖了给陵越补身体!”

“噜噜噜,我才不怕你!你都威胁了我两千多年了,反正有陵越在,你也不敢动我!”另一个童稚的声音不怕死地挑衅着。

正吵着,有轻缓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两个针锋相对的人几乎同时就消了声。

“你们也知道两千多年了,还没吵够?”脚步的主人低低地问,语声中透着隐约笑意。

“哼。”第一个说话的人冷哼,却没有反驳。

“陵越!”那个童稚的声音立马碎步跑过去。

“他醒了吗?”来人问。

“还没有。”

“那我们一同进去看看他吧。”

三个人的脚步声,两人当先而行,最后一人在屋外停留了片刻,才极不情愿地跟上。

脚步走到床边,有人坐下。

然后,一只温热的手轻轻扣住了他的腕脉。

“你,醒了吗?”良久后,他听到有人低低地这样问。

当一切的茫然都随着手腕上那点温热的触感逐渐散去,意识从极遥远的地方慢慢浮起……他才恍惚地明白过来,他竟已跨过了数不尽的漫长时间,从黑暗冰冷、一生悲喜都归于死寂的地方,重新回到了——他并不连流的人间。

什么都来不及想,本能地微微睁开眼,第一缕光线针一样刺进来,刹那几乎就有泪水汹涌地漫过眼眶。

“别急,慢慢来。”那个极年轻,又极抚慰人心的声音继续说。

他重新合上眼,嘴唇缓缓地动了动。

片刻后,再次喃喃地、无声地、本能地、反复地,轻轻念着无人能懂的几个字。

那像是个问句。

坐在床边的人默然了很久很久。终于,仿佛悟到了什么。

“救你,无关其它……唯人命,而已。”

于是,那个声音温和而淡然地,这样回答。 


评论(12)
热度(97)
  1. 长安安安安安自留地 转载了此文字

© 自留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