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越相关存文自留地

灰烬(3)

之后的几天,刘子光跟身边所有人包括赵辉他们都得瑟了一整圈,召示时樾是他的人了。

听闻消息的赵辉先是瞪大眼把刘子光从头扫到脚,再从脚扫到头,沉思片刻后靠过去认真问时樾:“他是给了你什么好处?还是骗了你什么?”

时樾笑笑不语,刘子光晃过去一脚把赵辉踢开:“那是哥的人格魅力!”

至于时樾圈子里的人,时樾只简短地甩给了刘子光一句:“你就不用认识了。”

——此刻的大马路上,刘子光一条胳膊架在副驾的窗框上,叨着烟嘿嘿地笑:“我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时樾面无表情语气冷淡,微微一转方向盘:“狼窝我一个人进就行了,难道还得买一送一串?”

其实两人都心知肚明:以后他和刘子光在一起鬼混,要做的事应该没有哪件是不危险的。无论是谁,不牵涉都比牵涉进来的好。

今天是时樾例行去孤儿院探望的日子,刘子光听说之后,用那种“我就知道你会做这种事”的欠揍眼光似笑非笑地打量完时樾,表示一定要跟去献爱心。

时樾知道拦不住,也懒得拦他,干脆的让他上车了。

孤儿院在市郊几处老小区包围的地方,原本周围环境还算简单,近几年流动人口加大,租住户变多,环境慢慢也复杂了不少。所以时樾有空就会去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车先开到了离孤儿院不远的一家大型超市,在地下停车场停稳之后,时樾调出手机里院长传过来的几页清单,一甩头,示意刘子光一起下去当苦力。

刘子光下车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双手插兜:“今天我买单,献爱心就得献到位!”

“嗯,很好。能接收到弦外之音。”时樾不怎么真心的表扬了一句。

等他们带着一大车的各种生活用品到达孤儿院,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

车刚开进大门,院长已经带着几个老师和一群孩子开开心心的围了上来,争先恐后的跟时樾打招呼,顺便等着帮忙搬东西。

时樾到了这里,俨然一个孩子王,一众小鬼都绕着他转来转去,似乎要把这段时间孤儿院发生的大小事务都给他汇报一遍。等东西搬完,院长和老师们适时递上了热毛巾让他们擦累出的一身汗,接着还搬来了几把椅子一个小桌,安置在院子里一颗老树下面,倒上水摆上电扇,天然的荫凉,坐下后竟然远比空调房还舒服。

“时樾哥哥,老大老二老三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有个胖胖的小男孩追问道。

“送去洗澡了,所以今天才牵了个人带过来。”坐下的时樾看起来心情大好。

“老大老二老三是谁?”刘子光好奇的插嘴。

“我家的狗。”时樾眼也不抬拿起桌上的茶杯。

代替狗被牵来的刘子光:“……”算了,谁让他主动跟着过来找损的,“哈士奇还是萨摩耶?”

感觉时樾这种长相的人,养的狗第一要务……基本应该是好看。至于好看之外还需不需要有别的作用,可以再议。

时樾终于看了他一眼:“黑背。”

刘子光一愣,想起了他的出身:“军犬?”

时樾摇摇头:“后代。”

刘子光来兴趣了:“哪天让我看看。”

这回时樾没再损他:“好。”

中午顺理成章的留下来吃了顿饭。吃完后,老师带着孩子去午休,时樾跟院长打了个招呼,说是去消消食,拽着刘子光就出了门。

两人晃晃悠悠顺着孤儿院外面的巷子拐了几个弯,刘子光突然开口:“说吧,有什么事?”

时樾一手插着兜,缓缓望向周围老旧的小区楼,没回话。

刘子光伸手指指天上:“顶着这么毒的太阳——你这不是消食,是想不开吧?”

时樾终于笑了起来,似乎思考了一下,又踱出几步之后,终于开了口:“上次来的时候……一个老师告诉我,厨房阿姨前几天去买菜的时候,听到了一件怪事。”

“怪事?”

“有个买菜的阿姨说,有不认识的人给她钱,让她去药店购买特定的某几种日常感冒药,每家店只去一次,每次买一到两种,每种至多两盒,但更换了很多家。买回来后,这些人再以几倍的高价作为酬劳收走了她买的这些药。”

刘子光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往前。

他们都是某些经验丰富的人,并不需要再往后说,已经明白这代表什么了。

“厨房阿姨去的菜市场,应该就是附近的。会在菜市场买菜的,也应该是附近住的人。”刘子光一边思索,一边喃喃。

“嗯。我后来去仔细问过厨房阿姨,她说是那天买菜的时候无意中听摊子上一起挑菜的人跟同行的人聊天讲的,是生面孔她不认识,后来也没见过。”

刘子光挑起了眉,语气放缓:“你怀疑……在这附近?”

时樾垂下眼:“只是怀疑,没有证据。而且我也不方便去菜市场直接打听。”

怕打草惊蛇。

刘子光的脚步越走越慢,摸摸下巴,突然笑了:“所以,你答应跟着我混……也有这个原因吧?拉我下水帮你解决这件事?”

时樾彻底停下脚步,微微侧身面对他,回敬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想赚回一个队友,总要付出点代价的不是吗?”

“我以为,你的第一反应会是报警?”

时樾看着他,顿了片刻后,认真回答:“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我会。但涉及到孤儿院……我要保证万无一失。”

刘子光又是一怔。随后恍悟。

“所以,我们先查?”

“嗯,如果要报警,先把涉及的线索都挖通透,警察来了之后必须一次性清剿干净。”

多的话,时樾没有说。

不过刘子光显然却认同了他的做法。

——感冒药普遍含有的成份,麻&H&碱,可作为它的另一个分子结构十分相似兄弟的提炼原材料:甲&基&B&丙&胺。

俗称,冰&D。

孤儿院体量虽然并不庞大,想要挪动却不容易。时樾是孤儿院的熟面孔,所以他并没有直接去进行任何正面调查。

一群制&D&贩&D的亡命之徒藏在这老旧的小区里,后续带来的必然会是无尽的治A恶化与危险。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拔除。

但没人知道这群人背后还有什么样的关系网,多年经历,让时樾习惯把一切都往最坏的方向考虑。如果拔除不干净被顺藤摸到提供线索的人,时樾自己不怕任何的事后报复,但他怕有人把这笔帐算到孤儿院头上。

——然后就在他投鼠忌器谨慎思考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国际流氓刘子光自己送上门来了。

刘子光啧啧了半天,最后真情实感满心佩服地拍拍他的肩膀:“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啊……连我你都敢阴?”

“所以你干吗?”火辣辣的毒太阳底下,时樾白衬衫的肩膀上沁了出隐隐的水渍,下摆轻薄的衣角又被风微微的吹起,却淡笑得极像只被勾了金边的狐狸,大大方方的扔了根钓竿。

“干!”国际流氓嗤笑一声,愿者上勾。


评论(5)
热度(38)

© 自留地 | Powered by LOFTER